Zach Sobiech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知道,你不需要發現自己快死了,才開始認真的活。” ~ Zach Sobiech

罕見的骨癌,對17歲的他來說,是不幸的意外訪客。但真正讓這世界意外的,是這個不幸所點燃的無限動容。 許多人為Zach Sobiech留下的,是歡欣感動的淚水。

知道Zach只剩六個月的生命,他的家人朋友努力的陪伴他。給他駕馭夢想跑車的驚喜、讓他與世界分享他的音樂創作、到明尼蘇達維京人的美式足球場中間野餐。但Zach周遭的人不斷地說,這些與Zach帶給他們的相比,微乎其微。

“其實很簡單。其實就是讓別人快樂。或許要經歷困難才能學會,但只要你學會了,你就能讓這世界變得更好。” Zach說。

這是他的人格特質,在癌症來臨之前,Zach就總是以正面的觀點,歡樂的能量感染每個家人、朋友。光芒、燈塔,這些讀書時顯得矯情的形容詞,在Zach爸爸與同學的口中,不足以形容Zach對他人的正面影響力。

陪伴他渡過最後這段時間的家人,更加凝聚,想起了每天把我愛你再說一遍。

Zach的媽媽說:“我想這其實是癌症帶來的祝福。當你努力活著的時候,一切會變得更好。生活變得更精彩。每件事都更有意義。美好,變得更美好。”

對Zach來說,生活是努力活著的每秒,而不是等待離開的倒數。

“死亡好像只是另一個行程。當然會怕。但怕只是因為不知道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還是什麼都沒有。感覺有點像被矇在黑暗中。所以你可以選擇要在黑暗中嚇壞了的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或是放輕鬆,安心睡,然後快樂愉悅的面對每一天。”

他選擇用這種愉悅的心情,用音樂,做為離別的禮物。這份禮物,透過傳播,已經分享到全世界。雖然他已經在5月20日‘離開,但他的音樂與故事,早已經感動照亮了我們。如同幫他拍攝最後這段時間紀錄片的導演對Zach說的:

“是你的活的方式,不是即將死亡的事實,帶給我們這些震撼。”




*Clouds與其它Zach的歌曲可在Itunes買到,所得將捐給兒童骨癌研究協會。



zp8497586rq

.

翻開。旅程。

文學。 文學的力量。 好像我們早已忘記。

魔戒三部曲,透過電影,大家耳熟能詳。 但非英語系的國家卻鮮少知道魔戒在文學界的地位。

有人愛魔戒,是愛恢弘的戰爭場面。 有人愛魔戒,愛的是能參與那奇幻的時代、種族與背景。 英國文學家愛魔戒,是因為或許這只戒指比喻的是權利與慾望。 哈比人,則是社會中那群被低視,卻樂觀堅持的人。

我愛魔戒,愛的是那個正邪分明的世界。 那個正義被逼到絕路,因而能拋開一切,大步迎戰的決心。 那個只要相信自己努力的目標,奮鬥不懈,總會有一線曙光的希望。 那個精靈部隊在決戰前夕再次與人類攜手,被逐的騎士伊歐墨在國家最需要的時候現身,傷亡慘重的洛汗國仍毅然馳援剛鐸的希望。

或許是這樣慘烈的年代,人們才能真正放下太平盛世中滋生的眉角,回歸單純的偉大。 現實世界中,有幾個人能像洛汗的希優頓王一樣,坦然滿足的面對死亡。 又有幾個人能像佛羅多一樣,走完這趟旅程。

儘管只是魔戒書中的一章,或電影中的片斷,都讓我能暫時置身於那個奇幻又簡單的世界,享受現實世界中已銷聲匿跡的感動。

這,就是文學的力量。 沒有演員,沒有特效,只靠文字築構的世界,永無止境,永遠隨手可得。 就只端看你,是否願開始這趟旅程。

zp8497586rq

.

With Love.


“給不知該如何的大人:

因你們的無知與疏忽所鑄下的錯
讓我們以愛心與耐心來彌補傷痛”

(忠義育幼院網站)

___________________

聖誕老人總帶給我們驚喜,卻只帶給他們溫飽。

早上出門前,我女兒伸出雙手,帶著恃寵滿足的表情,撒嬌地走過來要爸爸抱抱。 一樣是踏著搖搖晃晃的步子,一小時後在忠義育幼院三樓的懷幼家園,四個小朋友只呆呆的望著我們,似乎在問:”是新來的義工?還是會欺負我的大人?” 他們與我們家裡的寶貝一樣,純潔無暇,靈巧可愛。 他們卻沒有最基本的,親人的愛。 當介紹員指著更裡面的房間,告訴我們裡面是更小,不滿一歲的嬰兒時,內心的絞痛因為女兒從出生第一天起就受到的呵護照顧而更深刻。 介紹員說,他們收到這些嬰兒時,經常一抱起來,嬰兒會睜著眼睛,露出驚嚇的表情 – 因為,他們從未被抱過。這種不再是被當作包袱丟棄的抱,而是帶著愛,保護的抱。

Moooon River成立時立下的志願之一,是要將每月收益的百分之五,拿來購買各種學習用品,提供給有需要的小朋友。鼓勵思考,進而追求自己的興趣,一直是我們的宗旨。第一次上忠義育幼院的網站時,看到完善的資訊介面,及靠近市中心的地點,我們以為這看來資源豐富的育幼院裡面的小朋友應該衣食無缺,很適合我們提供學習用品。但看到網頁上的需求物資,我們才感受到小朋友們的無助,及育幼院的辛苦。從基本食材,尿布奶粉,到衣服鞋襪,50位左右小朋友的基本需求,本身就是龐大的負擔。我們決定拿這次經費的七成去購買這些生活用品,剩下三成,還是買了些運動用品及益智遊戲,希望能讓小朋友們有收到禮物的感覺。

忠義育幼院目前收養0~18歲的大小朋友,到了學齡,也一樣上附近的公立中小學。我們不禁想到,坐著育幼院娃娃車去學校的小朋友們,是否會被從小在幸福中溺大的同學們欺負與嘲笑?他們在小學時就擁有的堅強,早就勝過了他們逃避與不負責任的親生爸媽。是甚麼樣的大人,情感與理智能如此薄弱?是甚麼樣的親朋好友,沒能勸阻或站出來擁抱無辜的小孩?

介紹員指著表格告訴我們,來育幼院領養小朋友的人,竟然有46%來自美國,然後28%來自瑞典。育幼院身處的台灣,竟然只有14%。 她分析,西方人認為只要能力負擔得起,就可以多養小孩;而來洽談領養的台灣人,卻往往是因為膝下無子要傳宗接代。

又是甚麼樣的人士與義工,能奉獻自己的歲月,給這些小朋友從出生第一天起就應得的關注,尊重,與愛。 看著牆上貼著,在這些愛心人士與義工照顧下,小朋友們笑容滿面的相片,我們心裡還是湧起了希望。這些堅強的小朋友,會成長茁壯,努力把過去撇下。我們能做的,不論多麼微薄,還是希望能微微抬起小朋友們的笑容。

Moooon River的好朋友們,一起分享幸福給他們:
忠義育幼院網站
http://www.cybaby.org.tw/
(02)2931-1659


zp8497586rq

我是麋鹿,我不迷路。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這首耳熟能詳的聖誕歌曲,其實最早是一個美國的廣告公司為了百貨公司的聖誕活動所寫的詩。 短短的詞句中生動的描繪,加上俏皮的旋律,讓人朗朗上口。

不過如果仔細聽歌詞,或許會感動的發現,我們每一個人不都有著自己魯道夫的一面? 今年的聖誕節,我們提醒自己,或許旁人與盲目的社會不認同我們與眾不同的地方,但我們不需要隱藏,而要勇敢的讓它綻放!

~~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had a very shinny nose.
And if you ever saw him, you would even say it glows.

All of the other reindeer used to laugh and call him names.
They never let poor Rudolph join any reindeer games.

Then one foggy Christmas Eve, Santa came to say:
“Rudolph with your nose so bright, won't you guide my sleigh tonight?”

Then all the reindeer loved him as they shouted out with glee.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you'll go down in history!

魯道夫是一隻有著紅鼻子的麋鹿
如果你看到他,你甚至會說他的鼻子紅到發亮

其他的麋鹿 經常拿這點來取笑他
而且不讓他參加任何麋鹿們玩的遊戲

但有一年,一個霧濛濛的聖誕夜
聖誕老人對他說:”魯道夫,既然你的鼻子這麼亮,你願意擔任嚮導,帶頭拉我的雪橇嗎?”

其他麋鹿們一聽都很開心,欣喜的大叫
魯道夫,有著紅鼻子的麋鹿,你會被歷史傳頌
~~

zp8497586rq

.

Look from Outside

繼續閱讀 “Look from Outside”